四十名作家抨击特朗普移民政策:他在建新“集中营”吗?

时间:2019-08-05 12:51来源:http://www.bitorbit.cc 作者:2019刘百温综合资料 点击:

支颐男子(图片来源:美国国土安全部7月2日“报告”)

编辑丨李永博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19/07/border-facilities/593239/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jul/30/us-writers-migrant-journeys-protest-at-asylum-seekers-treatment-neil-gaiman

显然,特朗普政府与维权人士对“保障生命及安全”的定义极为不同。以律师Holguin为代表的维权派看来,人在现代社会的基本权益除去生存权外,还应当包括接受教育、参与活动,有权进行自主思考并融入社会,即保障人之为人的尊严。特朗普的政策,无疑将收容所中的孩子推向了与人隔绝的孤岛,对身处异国的他们施行一种文化隔离。

撰文丨赵蕴娴

无论是政府报告、媒体文章,还是作家联署公开信,都集中关注拘留所中移民儿童的遭遇。根据新闻报道,在过去的一年中,至少有11名儿童在美国拘留期间死去,而前十年中,无一例死亡发生。在他们看来,这些儿童的遭遇是特朗普政府反移民政策的非人道表现。五月,记者Jonathan Katz将美国南部边境线上的非法移民拘留所形容成美国的“集中营”系统,这一说法得到了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赞同。

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相关规定,有权进行长时间拘留的应当是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而非海关及边境保护局。报告显示,调查期间,全国范围内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约设54000床位,然而,仅42000床位在资金许可范围内。《纽约时报》报道,在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900名移民被拘留在一家人员上限为125人的机构中。在一些极端案例中,原本为35人设计的隔间里塞入了125人。

报告公开后,西方媒体一片哗然。《大西洋周刊》将得克萨斯州拘留所的情形比作美国内战时期南方的安德森维尔战俘“集中营”,并将之称为“一种罪行”。《纽约时报》引用哥伦比亚法学院移民权利诊所主管Elora Mukherjee的发言作为报道标题,称这些拘留机构充斥着一股“恶臭”。此次作家联署的公开信中,同样将其定义为“令人厌憎的”行径。

据《纽约时报》报道,6月初,特朗普政府以南方边境涌入移民潮造成财政预算紧张为由,在全国范围内取消联邦移民收容所为无人陪伴的儿童提供的英文课程、娱乐项目以及法律援助。凡不在“保障生命及安全”之内的一切需求,例如教育、娱乐——甚至是足球这样的活动——悉数削减预算。

图片来源:美国国土安全部7月2日“报告”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immigration/trump-administration-cancels-english-classes-soccer-legal-aid-for-unaccompanied-child-migrants-in-us-shelters/2019/06/05/df2a0008-8712-11e9-a491-25df61c78dc4_story.html?noredirect=on&utm_term=.14002381a10a

https://www.nytimes.com/2019/06/21/us/migrant-children-border-soap.html

https://www.theatlantic.com/family/archive/2019/07/government-report-details-inhumane-conditions-migrant-facilities/593242/

“我们呼吁,利用公共支持来履行我们的道德义务,确保政府拘留者能够获得像卫生用品这样的基本必需品,并有途径获得医疗救护及法律援助。”公开信针对报告所陈述的状况,提出了四项诉求:敦促国会为移民提供医疗服务,保障被拘人员的营养和卫生状况;为法官分配资源,以便更有效地通过正当程序审理案件;禁止将税款用于拘留来自危险国家的庇护寻求者;逆转白宫对难民重新安置计划的掏空行为。

就现阶段而言,特朗普政府的确保障了收容所儿童某些基本权益,例如基本的食宿、卫生等,然而“保障生命及安全”是一个模糊性的词汇,弹性较大。维权人士担心,政府可以借助这种模糊性进一步削减收容所预算,剥夺儿童权益。Holguin说道:“那下一步是什么呢?饮用水?食物?他们究竟要到哪一步才肯停手?”

据《卫报》报道,联署的40名作家均是美国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其中包括爱尔兰裔普利策奖及T.S.艾略特奖得主Paul Muldoon、越南裔诗人及散文家Ocean Vuong、阿富汗裔小说家、《灿烂千阳》作者Khaled Hosseini。他们指出,美国与墨西哥边境线上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面临的过度拥挤、缺乏基本医疗卫生保障、营养供给不良等问题,亟须解决;发生在拘留中心的虐待和死亡令人生厌,当儿童成为主要受难群体时,情况更为可恶。他们希望,华盛顿的政客们能尽快采取行动,终止这种“非人道境况”。

诚如拘留所“集中营”论反对者所言,这类比拟有夸张之嫌,同时,在类比过程中,现实的复杂性难以避免地被简化,成为一个口号式的结论,不利于展开更深入的讨论。但这类吸人眼球的文章标题和论断的确能够提高公众对美国南方边境移民事务的关注度。媒体不断地将特朗普移民政策同美国甚至人类历史罪行联系起来,也反映出当下美国社会一种普遍流行的焦虑和隐忧。与其苛责此类论述的不严谨,不如将其视作一种警告,审慎地检查两者之间的异同,尽力去窥探和把握急剧变化的世界,试图找到一个可以行进的方向。

同得克萨斯州拘留所“集中营”论一样,“家庭分离”政策在媒体报道中与另一项人类历史罪行挂上了钩——黑奴贩卖。在关于“零容忍”政策的报道中,《大西洋月刊》回溯了美国的黑奴贩卖史。拆分家庭,尤其是父母和孩子,是黑奴贩卖中的又一罪行。在转述黑人家庭骨肉分离的沉重故事后,文章指出特朗普移民政策与黑奴贩卖有很大差异,“零容忍”政策在家庭拆分方面同黑奴贩卖有相似之处,但并没有将非法移民奴隶化。

撰文丨赵蕴娴

后续调查发现,将儿童与父母拆分开来的做法,早在一年前就已陆续施行。2018年6月初,该政策被指不包含任何辅助家庭团圆的措施。月末,特朗普签发行政令终止边境线上的“家庭分离”政策。但就得克萨斯州拘留中心的目前情况来看,“零容忍”政策依旧发挥其效力,拘留中心的不少儿童仍处于无人陪伴状态。

7月25日,美国《国家》杂志刊登了一封由40名作家联署的公开信。这些作家在信件中呼吁,美国国会应“立即采取措施,改变赴美寻求庇护者所遭遇的恶劣的拘留状况。”

自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南部边境线非法移民拘留所人权问题不断成为新闻焦点。此次作家联署签名事件的导火索,是一篇美国国土安全部在7月2日发布的报告。这篇长达16页的报告,详细地陈述了五个边境线拘留机构的状况,并作出“极端拥挤”的危险警报。根据报告得知,这些机构下辖于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其职能是暂时性拘留、收管非法入境者以及寻求庇护者,而非长时间拘禁。

Carlos Holguin是一位长期代表未成年人的律师,1997年,他于联邦法院促成一项协议,为拘留中的儿童制定了基本的看护标准。在接到消息后,他立即抨击这些开支削减是违法行为。一名收容所工作人员同样表示,特朗普政府此举令他和一些同事非常担忧收容所的看护质量将会如何,教育和体育活动对维护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至关重要,“如果没有任何形式的娱乐活动,那要怎么办?让他们在房间里傻坐一整天吗?”

去年六月,特朗普政府推行的“家庭分离”政策引发各界关注及媒体热议。该政策以“零容忍”的口号面向公众推出,旨在打击非法移民以及促成更为严苛的移民法。根据此项政策,联邦当局有权将非法入境的儿童同他们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分开,并将儿童交由美国卫生服务部监管。2018年4月至6月,“零容忍”政策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全面推行,数以千计的家庭被拆散。

报告附录的图片及文字显示,一间为40名青少年男性设计的隔间中站了51名成年女性(左图),而一间容纳量为41名成年女性的隔室里则挤入了71名成年男性(右图)。这些挤在玻璃后的人或贴身窗前向外观望,或双手合十祈祷,人群中一名男子靠窗支颐,若有所思,与周遭的拥挤嘈杂格格不入。

在长时间的拘留中,这些儿童在拘留所的基本权益无法得到保障。根据报告,五家拘留机构中,仅有两家为儿童提供洗浴设施,可供换洗的衣物也十分有限。五家机构中的两家未向儿童供应热食,直至国土安全部调查组到来的那周,情况才发生改变。而淋浴、干净的衣物、热食等都是TEDS标准规定的、应当为被拘留者提供的基础保障。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18/06/child-separation/563252/

参考资料:

原标题:四十名作家抨击特朗普移民政策:他在建新“集中营”吗?

报告称,“在我们访问调查的时期,边境巡逻队大约扣押了8000人,其中有3400人被拘超过了常规的72小时。”根据TEDS标准及弗洛里斯协议,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应在72小时以内将相关人员移交至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然而,1500人被拘留10天以上。被拘人员中,共有2669名儿童,其中将近三分之一的人被拘超过3天。在得克萨斯州麦卡伦市的一家机构中,50名七岁以下无人陪伴的儿童已等候移交超过两周。依据现有条例,这些儿童被移交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后,美国政府应当立即联系这些儿童在美国的亲属。但在现实中,政府的做法却与之大相径庭。

除去“极端拥挤”的警告外,报告还指出,这些机构存在拘留时间过长的问题。

反对者立即抨击,Katz和Ocasio-Cortez的说法,忽视了拘留所不存在与“集中营”密切关联的大屠杀现象。《大西洋月刊》则指出,二者在历史上虽紧密相关,但反对者们揪住对手的疏漏、攻击其夸张比喻,反而忽略了讨论的核心事实,即儿童因特朗普移民政策所遭受的折磨本身。

校对丨薛京宁

展开全文

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immigrant-writers-open-letter-border-refugee/

在找到解决美国移民问题最佳方案前,面对美国南部边境非法移民拘留所当下的糟糕状况,40名作者选择向权力发出理性的呼吁:“他们或许正在向不同的神明或其他一些神秘信仰对象祈祷,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回应他们祈祷的权力在你们——美国国会的手里。请不要让他们失望。”

一群移民儿童在临时庇护所踢足球

网站分类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
相关站点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